漆七

是一条哈士奇。

曾被舍弃的微光

CHAPTER ONE
第十一赛季,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输在了微草对兴欣的客场上,干脆利落地输给了兴欣的现任队长乔一帆。
比赛的评论员都是些老熟人了,即便是他们也带着几丝依依不舍而抛弃了本应有的面对观众们装腔作势的公正,过分到语气间往常对于胜者的奉承赞美比例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张口闭口的魔术师反像是对于微草队长多年来光辉岁月的一次总结和缅怀。
微草一向是比轮回更甚的一人战队,有评论员在电竞之家上撰稿如是说,队长王杰希一人揽下了所有摊子,包括队员的成长都由他来把握,以至于在他退役后众望所归的新一任接班人高英杰能否完好无缺地承担起队长的职责还是个未知数。原因就在于他坚持着这种让人毁誉参半的战队管理模式。后面还有很多类似的褒贬不明的评鉴,刚出版时被微草铁粉们喷了好一个狗血淋头。
而王杰希败的时候他自己什么都没有想。分析者们以工作的名义帮他想完了。
他可谓是败得名正言顺,没有明显到令粉丝扼腕痛惜的大错,如往常一般的绚丽魔术师风格,甚至比起团队赛时的运筹帷幄考虑全队形式来控场,他几近打出了刚出道时的狂气和攻击性。
在对方接连不断的猛烈攻击下,他以丝毫不乱的走位,不失当年风采的手速和精准的对于局势的判断力,输了。
粉丝很不平静,微草被迫很平静。面向公众们叹息声的唯一理由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完全懒得去辩驳的微草公关在3:7无缘总决赛的时候,所发表的感言更多是对于队长的依依不舍。
就像是魔术师的最后一次谢场演出,依旧身着黑色燕尾服高檐圆礼帽,舞台上的聚光灯把不可或缺的媚俗光线打到他周围。毫无破绽地将他层层叠叠包裹起来。他使遍解数后安然谢幕,退回红色天鹅绒幕布之后。
台下空无一人,但翻江倒海的掌声分明真切地向他袭来,拍打在耳边气势汹汹挥而不去。
安可安可。
王杰希一共在自家小辈手中输过两次,一次是全明星赛上有预谋地输给高英杰,一次是这回输给乔一帆。
他看着电脑屏幕上灰暗的荣耀,听着观众席上山崩地裂的喝彩声想着。
一切又在他的预料之中,不同的却是他失去了也不想继续拥有把全局抓在手心,高高在上地以上帝视角鸟瞰对手的能力。
比赛结束后他拒绝了同行队友一起出去聚餐的提议,独自从会场走向并不是很远的西湖。
乔一帆是个好孩子,这是王杰希对于这个在微草默默无闻但是在兴欣大展鸿图的选手的唯一印象。一帆转会时只有英杰感到的惋惜和难过是真实的,剩下的队员情感都是麻木的,像是平静地送人情逢场作戏。尤其是他这个队长,印象最深的是为了一个连名字都记不住的后备队员,他安抚了好一阵子的未来新星。
侧面反映出了不公平。
所以王杰希在那支新成立的战队中听见乔一帆这个名字时,他的感及伤怀薄凉浅淡但又真实存在着。就像是孩子的旧玩具,自己分明不喜欢,就任其在角落里积上一层细尘。大扫除时偶然想起,才记得是送给了别人。有一点小小的惋惜和怅然,然后立即被流光烁金的其他所替代。
过了也就过了,没什么唧唧歪歪的缠绵舍不得。即使在联盟有奶爸之戏称的王队长爱队员如子,即使他对那个安静的孩子虽然印象不深但也有那么一星半点好感。平缓的,水波不静的,像他正面对的一泊西湖般。
然而其他的,或者说,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其主人也不愿意去面对的感情,被死死地锁在了心底。
那是在乔一帆参加的那届青训营的时候,他在手速方面没有突出的才华,靠着初出茅庐的战术技巧挑翻了其他同龄人。在微草这个注重操作的战队,他平淡而不起眼。就像是马路牙子边上的红花醡浆草,纤细而卑微,因广见而看似无特色,终掩埋在轿车纷纷扬扬的砂石土灰中。
他与王杰希的初见要归功于战队复杂的建筑设计,最后一个从训练室走出后他阖上门,左手扭动钥匙听着咔嗒一声轻响,右手捏着他刚刚获得的证明自己实力的队员注册卡。下午三点的太阳已经稍显西斜,暖金色的光被窗棂扯碎了,通过走廊尽头的玻璃洒进来。所以从楼梯口踏上来的王杰希在乔一帆眼里就自然的带上了光环,温和柔然地向他走来。不耀眼刺目,却是能托付起战队未来的微光。
据乔一帆后来回忆时说,那是他第一次有心脏跳到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像溺水一样整个人都愣怔了,死命划动四肢探出脑袋来,眼睛进了水涩得红肿,睁开就是蓝蔚蔚的天。一开始他刚开口时包子还笑话他真心话大冒险手气不好连输了三盘,一旁的叶修叼着烟补刀嘲讽说是啊一帆你可是队长了,运气也是很重要的实力啊这是要转型玩弹药专家的节奏吗,全然不顾身边拿着盒柠檬味戒烟糖敲他肩膀的许博远和笑得无奈的沐橙。乔一帆就在这闹腾欢快的气氛中借着微醺慢悠悠地开了腔,KTV的红绿两色激光星星点点打在他身上,他讲了很久很长,甚至没有意识到身边完全的寂静.讲到口干舌燥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扭开保温瓶喝了口白水。
然后突然笑了。
他伸手指着光点,表情梦幻恍惚,仿佛小时候躺在家门口胡同和伙伴们看星星乘凉听长辈讲那过去的故事时,对未知的期待和憧憬,带着因觉得自身渺小而来的自卑和因不确定性因素的恐惧。
看,漫天的灭绝星辰。
兴欣红,微草绿。
事实上当时也不算很晚,大概也就六点多的样子。一帆酒后吐真言时他话语中勾勒出的主角王杰希还没有吃饭,也还没有舍得离开初夏的湖风。他大概坐了两个多小时左右,以研究对手分析赛况为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过潜意识,努力挖掘记忆中关于乔一帆的点点滴滴。但是当他猛然醒悟过来时,脑内充斥的已全是那个少年带着怯意的笑颜。
从走廊尽头走来的微草队长,看向新人的方向是逆光。身后漏出来的阳光漏在他没被挡住的侧脸上,笑着说了些什么,挺模糊,没听清。
王杰希感到一阵惶恐,夹杂着欣喜。
仿佛大脑和手断开了链接,理智全被刚刚萌芽的激动所替代。
咔嗒,多年前的那个青涩少年转动手中的钥匙,锁开了。
王杰希坐在冰冷的石凳上,垂着手,似乎不敢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名字,将音量调到免提,心跳随着占线的嘟嘟声一起响。
晚霞染了地平线边的湖水,橙红色的,柔缓地漾开。
收进满眼的微光。
TBC

评论(6)
热度(39)

© 漆七 | Powered by LOFTER